欢迎访问中国文化信息协会中医药文化工作委员会官方网站!
站内搜索:

名医访谈

中医世家七代传人“王鸿善”

2019-08-09 18:23:25 来源: 作者:

  王鸿善所开设的王玉梅卫生所(中红网盛格文摄)

  王鸿善正在接受本站记者采访(中红网盛格文摄)

  王鸿善(左一)正在为全国各地赶来的学员授课(中红网盛格文摄)

  王鸿善正在向学员们传授脉诊知识(中红网盛格文摄)

  王鸿善为病人抓药(中红网盛格文摄)

  采访结束后与学员合影留念。前排左起:王鸿善,张慧云、王玉梅(中红网盛格文摄)

  中红网北京2017年2月19日电(盛格文)2月17日,本站记者与北京泽正堂中医药研究院张惠云院长同往河北省文安县口上村对中医世家七代传人王鸿善夫妇进行专访。

  王鸿善,出生于中医世家,家族世代行医,祖父王友发曾是当地名医。王氏家族治疗研治的丸、散、膏、丹广泛用于民间,在当地乃至全国享有药到病除的美名,深受百姓的欢迎。王鸿善九岁即随祖父学医、看病、采药、制药,直到十六岁祖父去世,一直受到家庭的影响和爷爷的真传,十九岁开始独立行医,成为王氏家族中医第七代传人。王鸿善在继承祖辈亲传医术的同时,潜心研究,善于总结经验,经过三十多年的临床上和医术沉淀,在行医过程中形成了得天独厚的诊治方法和特点,擅长脉诊,诊断精准令人信服,驱疾祛病,确有奇效、运用中药与针灸、手法、内外兼治相结合的方法,为百姓治疗各种疑难杂症。

  首先王鸿善向我们讲述了自己的家史:文革时期,家中不计其数的中医古书被焚毁一旦,烧了一天一夜。祖父眼看祖传的古籍医书被焚毁,心如刀割,冒着生命危险偷偷藏了一箱书埋于地下,这点医术才得以保存,直到祖父临终才告诉我藏书的地方。祖父去世后,我一直不断的研究,越研究越觉得咱们老祖宗传下来的中医瑰宝真是博大精深,在这几十年内运用这些秘方,治愈了很多疑难杂症,比如有:糖尿病、脑血栓后遗症、小脑萎缩、高血压等这些疾病我家祖先都有着很好的办法,其实治疗方法并不复杂。几十年来我总结了大量的临床经验,对很多秘方加以改动,治愈了很多的疑难杂症。在家族中我是第七代传人,我的父亲有四个孩子,但是只有我继承了祖上传下来的医术。

  问:听说您是学西医的,后来又走到了中医的道路上的?

  王鸿善:这个既是受家庭的影响。也是出于我对中医的热爱,更是我对中医文化的热切追求,在几十年的临床实践中,我已经和中医结下了不解之缘,我越来越离不开中医这门学问,我周围的患者也越来越离不开我了。我自认为,我对患者有一份应尽的义务和责任,所以,中医这条路走定了,我会坚定地走下去。

  问:你对哪些疑难杂症的治疗更得心应手呢?

  王鸿善:我本是学西医的,但我发现有些疑难杂症用西医的方式是很难解决的。比如说糖尿病、高血压的需要长期吃药,甚至被西医说成是需要终生服药的。但是通过几十年的临床实践,我认为中医的方法是可以完全治愈的,不需要终生服药,这就是中医和西医的不同,也是中医的精髓之所在。不少患者服用了我配置的糖尿病的药,大约三至四个月就可以根除。廊坊雄县张青口村一位名叫时国章的重症患者,胰岛素都打到110个单位,用了我配置的药后29天就停止了胰岛素,经过两个多月的治疗,平时的不适症状消失,到医院检查一切指标正常,患者反映:至今两年多以来没有服过任何降糖药,他的糖尿病彻底治愈了。

  解放军301医院的一位造诣很深的医学博士找我看糖尿病,说实话,在中国人心里,“301”是中国最高最权威的医学殿堂,解放军医院的医学博士找我看病,心里确实有点打鼓,然而,在两个多月治疗过程中,我仅开了三瓶药,已经完全康复,停药至今已有三月之久,没有任何复发症状。像这样的患者全国各地都有,很多病人来就诊时肺部、胃部、肾都出现了功能性的紊乱,有的血糖达到十二点多,有的已经出现了并发症,正常情况下患者服用了三瓶药后,糖尿病就可康复了。一般在停药两年多没有复发现象发生。这就足以说明我们中医药是完全可以根治糖尿的。再如顽固的疾病高血压、癫痫、痛风、还有肝部、肺部、肠道,颈、肩、腰、腿等多种疾病等,治疗效果都非常显著,只要患者密切配合,基本上都会有理想的治疗效果。就拿阑尾炎来说,不管是慢性的还是急性的,一次就可以治愈。

  王鸿善还说:我曾在俄罗斯几个城市行医11年,去俄罗斯行医实属生活所迫,当时家庭生活条件非常困难,无论是社会还是老百姓对中医并不十分认可,我的行医生涯正处于人生低谷状态,出国行医真是出于被逼无奈。没想到在俄罗斯行医的过程中,深受俄罗斯人民的欢迎,在我用传统的中医治疗方式为俄罗斯人民治病的同时,积累了大量的临床经验,磨练了我的毅力,提升了我的医术能力,治愈了许多的疑难杂症,最多的是糖尿病。

  问:那您为什么又回到国内?

  王鸿善回答道:中国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我的根在中国,作为炎黄子孙我有责任把祖国的中医文化传承下去,这就是我决定回国的最大原因。目前,我在全国各地已经开设了多家连锁店,把我家族传下来的诊脉及治疗的医术免费传授给我的学员和全国各地爱好中医的人,让我们的中医文化最大限度的服务于大众。现在我国的糖尿病、高血压患者数不胜数,我希望这些患者仅快地得到治疗,得到健康,我要免费教会我的学员和中医爱好者,让他们在各地为更多的患者解除顽疾病痛。从我回到国至今,每天都有全国各地的患者慕名而来接受我的治疗,虽然现在生活水平在不断提高,但还是有很多老百姓看不起病、吃不起药,有很多患者被医院关在大门以外,有的因支付不起医药费被赶出医院,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我要为这些弱势群体解除身体的痛苦,不管什么样的患者,富也好、穷也罢,在我眼里都是一样的病人,只要到我这里治疗,我就有责任把他们的病治好。

  问:据了解有的重病人来不了你的诊所,您还送医上门,还派车接送?经济困难的患者你都免费治疗?

  王鸿善:是的,有些患者经济条件比较差,有的病得挺重,来不了医院,我或是上门诊治,或是安排接送,这是一个医务工作者应该做的,只要患者的病能够康复,就是我最大的心愿。

  问:看到您的爱人也在这里为患者治疗,她也是医生吗?

  王鸿善:是的,我的爱人也是医生,是西医也是中医。她也是中医世家,到她这儿是第三代。我和我爱人的结合对我的事业有很大的帮助,在中医研究上可以互相帮助、支持和共同探讨。

  问:行医途中有没有令你难忘的经历?

  王鸿善:有的,当年为辽宁鞍山的一位患者治病的过程使我至今难忘,患者的女儿给我打电话,说她父亲有糖尿病、高血压和脑血栓后遗症,现在躺在床上不能动了,病人异常痛苦,希望我前往救治。当时我这里的病人很多,但考虑到这位患者的特殊情况,我把手里的病人交代给我爱人,以最快的时间赶到鞍山,患者当时的状况确实挺重,患者已经躺了七年没有站起来过了,他的心绪和体能都非常差。我一边为他诊脉一边进行心理疏导,并使用内外兼治的治疗方式及我家的祖传针法,仅针灸了二十分钟后,患者竟然站了起来,患者的情绪非常激动,他们全家的感激之情真的无法形容。救助这位患者的过程使我感觉到作为医者的责任重大,治疗好一个病人给一个家庭带来多大的安慰和欢乐啊,当时那种被尊重的感觉和心理感悟,真的使我终身难忘。

  问:您所理解的中医的精髓是什么?

  王鸿善:在我认为就是一病多治,一种病有着多种的治疗方式,有很多疑难杂症也需要多种治疗手段相互配合。就拿糖尿病来说吧,有些患者单独用药就可以治愈,但是有些患者根据他的脉象病情就需要内外兼治,这就是因人而宜,对症施治,这样才能把疾病精准快速地治愈。

  问:面对目前国内中医的发展形势,你认为如何更好地传承发展中医?

  王鸿善:我认为,我们中医人需要把心胸打开,要让更多的年轻人了解并学习中医,多培养造就新一代中医人和爱好中医的人,才能更好的把中医的文化传承下去。

  问:您对于中医的发展目标和理想是什么?

  王鸿善:我的理想是在全国范围内培养更多的中医人,包括很多的中医爱好者和我的学员,把我的技术毫不保留的传授给他们,让他们为处在饱受折磨的患者解除病痛。我的目标和愿望是建立一个糖尿病的专科医院,要让我的父老乡亲们不再受疾病的折磨,让更多的糖尿病患者告别疾患,远离痛苦。

  本站记者在采访当天得知,来自全国各地的学员专程来向王鸿善习脉诊。我们也对这些学员进行采访。来自西双版纳的学员李雅琴说,她是第二次来这里学习中医的诊脉。她本身是做康复理疗的,和王鸿善老师相识是因老师治好了她的母亲的糖尿病而结缘。第一次是代表母亲专程来感谢王鸿善,同时也是来学中医的,王鸿善授课不收取任何费用,中医知识讲解非常详细,学习效果非常好。

  在对王鸿善采访过程中,王鸿善所在的口上村党支部书记王永乐闻讯赶来介绍说:王鸿善是中医世家,深受我们村老百姓的欢迎,在我们村免费为很多患者治疗,处处为患者着想,对于家庭经济条件不好的患者都是免费治疗,自从村里有了他的诊所,连周围村庄的村民也都到这儿看病,治疗效果非常好,确实帮助村民解决了求医难、看病贵的问题,深受老百姓的好评。

  最后王鸿善的爱人王玉梅对记者说出了她的心里话:我也是出身中医世家,我们两家的祖传秘方真治好了不少的疑难杂症。王鸿善勤奋好学,苦心钻研,总结了一整套治病救命的经验,从医术医德方面,我还是挺佩服他的。看到他没白没黑的为病人操劳,无怨无悔的付出和投入,真是几十年如一日,他的责任心和宽广的胸襟,我真是挺感动的,这些年来真是有苦有乐,为了那些需要健康的百姓,再苦再累我也会陪他走下去的。来源:中红网—中国红色旅游网 作者:盛格文 责编:许顺喜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主管:中国文化信息协会 主办:中国文化信息协会中医药文化工作委员会
邮件:1970784057@qq.com 本网法律顾问:杨涛 13366852808 方长满 15139954812 
本网广告独家代理:陕西古风秦韵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中国文化信息协会中医药文化工作委员会版权所有,
所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需转载本站原创,须注明来源及作者署名,版权必究!
陕ICP备19014061号-1
技术支持:北京华大网络